第11章

推荐阅读:富贵风流第一香两代风情债都市奇魔集我与学妹的怨气和情欲我的老婆滛荡塾妇素琴我的儿媳是尤物绿帽一家人破碎亚丝娜的定制礼物美腿老婆的淫荡事

宝石小说网 www.bsskz.com,最快更新岳母记最新章节!

    在我确定自己的老婆真的是被她妹妹的老公给强干了之后,我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嗜血的精芒,下微使劲一挺,噗嗤一声,巨大的火热的肉棒整根没入老婆那柔软腻涌的小骚穴中。立即肉棒好像陷入一个火热柔软吸力极强的肉洞中,强烈的快感冲淡了我心中浓烈的杀意。我咬牙切齿,快速的抽动着肉棒,随着肉棒的抽动,一声声娇啼淫叫从老婆丰润的红唇中迸射而出。

    “啊快啊不不要阿森快对不起老公”老婆语无伦次又爽快又愧疚的话语,听得我是又兴奋又愤怒。心中想象着阿森强干老婆的情景,我居然没来由的产生一股前所未的兴奋,肉棒在老婆粉嫩腻滑的yīn道中快速的抽chā,由于相当的兴奋,没几下就射出了滚滚的精液。

    虽然射出了精液,可我的肉棒并没有软化的迹象,依旧强硬的起身躯,舍不得离开老婆那温软的洞穴。于是第二次的冲击再次开始,就这样反反复复也不知搞了几次,反正最后我就这样趴在老婆身上,肉棒也没拔出来就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中午,岳母的敲门声才将我与老婆叫醒。我这才头脑发晕,浑身发软的应了一声,随即从老婆身上起来,躺在了她的边上。

    看着睡眼惺忪的老婆,我没来由的产生一种又心疼又厌恶的感觉,回想昨晚肉棒的反常,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因为想象老婆被强奸的情景而异常的兴奋?

    难道我是变态?

    此后几天岳母每次见我都是一脸的不自和羞赧的模样,特别是不会单独与我相处。而我则装作浑然不知,让岳母错觉那晚我真的把她当成小慧了。

    不过自从知道老婆被阿森强干后,每次与老婆做ài我脑海里都会想象着她被强干时的情景,表现得特别的亢奋,很快就会射精,但次数却增加了。

    我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将阿森给杀掉的计划,不过目前我还是打算将岳母先拿下,毕竟精力有限,等这一步完成后再来收拾阿森。

    这天中午小慧又去牌友家打牌了,就我和岳母两人在家,岳母躲在房间里也不知在干什么,而我则在客厅看电视,心中静静缓缓的盘算着岳母出来的时间。

    “10,9 ,8 ,7 ,6 ,5 ,4 ,3 ,2 ”

    就在我默数到2 的时候,岳母的房门开了,我心中一喜“来了。”

    岳母一脸忐忑的来到我面前,双颊微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暗笑一声,抬起头故作惊讶的问道:“妈,有什么事吗?”

    “那个”岳母立即将头偏到一边不敢看我的眼神,支支吾吾的说道:“子子峰你你下午有事吗?”看着岳母一脸紧张的模样,我故作沉思想了一会,然后皱着眉缓缓说道:“妈下午也没什么急事,你有什么事吗?”岳母脸色一缓,闪铄其词的说道:“嗯那那个下午我我想去美容院你你能送我吗?”

    “当然可以啊!哪家美容院?”我试探着问道。

    这下岳母的双颊更加通红,悄悄的侧了侧身子,让我无法窥视到她的表情,低声说道:“就是就是就是上次那一家。”

    “嘿嘿。”我心中坏坏的一笑,故意再次问道:“哪一家啊?”岳母闻言,身躯轻轻的颤抖,雪白的贝齿轻轻的咬了咬丰润的下唇,略略提高了音量一口气快速的说了一句:“就是上次你介绍的那一家。”

    “哦,那一家啊!”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然后爽快的应道:“行啊,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出发吗?”

    “嗯。”岳母轻轻的应了一声,就在我起身之时她又轻声道:“那个”

    “什么?”我听到岳母的声音心中一惊,不知她要说什么。

    “那个那个子峰,你如果没什么事,能不能在那里等我。”岳母脱口而出。

    “嗯?计划有变。”我心中暗道。

    原来今天中午在我的安排下,按摩院用岳母的裸照和性爱视频威胁,要求她今天下午必须来按摩院进行“放松。”否则后果自负。

    于是就是上面那一幕。

    岳母让我在那里等她,应该是想有我在外面,按摩院也不敢乱来。

    我愣了愣了,不过立即爽快的答应了下来。然后我的脑子快速的思考起另一个方案。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一个更好的计划闪了出来。于是我借口有个文件要发,让岳母等几分钟,然后进了房间打开电脑,给按摩院那边发了一封电邮,发完电邮后我带着岳母发出了。

    半个小时后,我和岳母已到了按摩院的门口,看着站在门口迟迟不进的岳母,我不禁关心的问道:“妈,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我我们进去吧。”岳母立即回过神,为了掩示脸上的异色,匆匆的朝按摩院走去,我立即快步跟上。

    “欢迎光临!”刚踏入按摩院两名长相甜美的小妹发出轻吟悦耳的问候。

    “啊,叶女士您来了,欢迎欢迎。”一名身材火辣,高约一米七,身着紫色紧身高叉旗袍长相妖媚的熟女上来热情的与岳母打招呼,在岳母不注意时偷偷的朝我抛了个媚眼。

    岳母双眸中闪过一丝惊恐,诺诺的应了一声,悄悄的朝我这边挪了一小步。

    这是我店里的经理,名叫许诗诗,身材火爆,长相妩媚,也有店里的股份。

    一些政府官员就是靠她给搞定的,她是我一直想搞的对像。不过这骚货精明得很,常常挑逗我,就是不让我上,气得我牙痒痒。

    “叶女士,这位帅哥,来这边坐。”许诗诗将我与岳母带到里面接待室。

    “你们喝点什么?”许诗诗将一本按摩的项目表放在岳母面前,柔声的问道。

    “哦,我我不渴谢谢!”岳母轻声的应道,声音中透着一丝恐慌。

    “给我一杯牛奶,谢谢!”我朝着风骚的许诗诗说道。

    “好的。给这位帅哥一杯牛奶。”许诗诗面向岳母轻轻的再次确认道:“叶女士你真的不喝点什么吗?”

    “哦不谢谢!”岳母心不在焉的翻弄着那本按摩项目表应道。

    此时我的牛奶已端了上来,我拿起杯子轻轻的喝了几口,突然,我觉得天旋地转,在晕到前听到岳母在边上大声的叫道:“子峰,你怎么了子峰”等我悠悠转醒时,睁眼一看,我发觉眼前一片白嫩,心中一惊,不觉的向后仰了仰,这才发现在我面前是一对丰满挺秀白嫩的美乳,粉红的乳头在我鼻尖处不及十厘米远,而我则全身赤裸的坐在一张比我屁股还略窄没有扶手的靠背皮椅上。一具完美无瑕白嫩玉滑的女性裸体此时正叉开双腿,坐在我的肉棒上,而我的双手则是成环抱的形式抱着这具迷人的玉体。

    我不禁想站起来,可是突然发觉脚踝处被绳子牢牢的固定住,双手本能的想松开,却发现,双手被牢牢的绑住。这说明我只能以这种环抱的姿式抱着怀中的玉体。

    我看了看四周,这是一个装修得十分豪华约有二十平米的房间,房间的一侧还有一张按摩床,嗯,这可是顶级的房间了。

    这具在我怀中赤裸的玉体到底是谁呢?我抬起头一看,大惊失色,原来是我岳母,此时她美目紧闭,双手被高高吊起。

    (嘿嘿,聪明的狼友,不错,这个圈套是我设计的,为了比较逼真,我自己确实是喝下了有安眠药成份的牛奶。)此时我下体的肉棒感受着岳母那细滑软嫩的阴阜,不禁渐渐挺起,紧紧的顶在岳母肥美丰腴的阴阜上,轻轻的挺送起来。

    就在此时,我看到岳母美目轻轻的颤抖,明白她立即就要醒了,于是我赶紧闭上眼睛装晕,下体也停止挺送,不过依旧紧紧的顶在岳母的阴阜上。

    “嗯”岳母嘤咛一声缓缓的转醒,突然,发现自己赤裸的坐在一个赤裸的男人怀中吓得她尖叫一声,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不过此时她才发觉脚踝处被牢牢的固定着,无法动弹,除了她能站起外,无法做别的动作。

    为了不让这个男人的肉棒侵犯自己,岳母站了起来。岳母站起来后,我的肉棒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触碰到岳母美丽迷人的阴阜。

    我故意装作被岳母的叫声惊醒,睁开双眼时也发出一声惊叫,然后一脸震惊的叫道:“妈怎怎么是你?这这是哪?怎么回事?”

    “啊子子峰这这怎么回事。”岳母此时才发现抱着她的赤裸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女婿,立即双颊一片滚烫,将头偏向一边。

    我故意嘴里惊恐的叫着,轻轻的抬了一下屁股,立即我那直挺火热的肉棒轻轻的顶了一下岳母那丰腴柔软的阴阜。

    “啊不不要动子子峰”岳母惊叫一声,颤抖的说道:“你你别看,把把眼闭上。”

    “嗯。”我轻轻的应了一声,缓上了眼睛,不过火热的鼻息一波波喷在了岳母那细白玉嫩的美乳上。由于岳母此时是站起来,所以我的鼻息只是喷在她的下半球上,不过依旧让她浑身轻轻的颤抖着。

    “你你转过脸去,把把手松开。”岳母害羞的颤声道,通红的脸颊仿佛都要滴出血来一般。

    此时的她一定是恨不得地上有个缝,让她钻进去。

    “妈,我的手被绑住了,松不开。”我故意苦叫道。

    “妈,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刚才不是在美容院吗?怎么”我心知肚明的问道。

    就在岳母还未说话时,房门被打开了,许诗诗扭摆着迷人的美股款款的向我们进来。

    “你到底是谁?还不放了我们,小心我去告你。”我故作愤怒的盯着许诗诗吼道。

    “嘿嘿,你别吼了,我这里有好东西,吃了让你好好的爽爽。”许诗诗也不废话,走了过来,将手里的药丸塞入我嘴里,然后再给我灌了一杯水下去,之后那细腻小手在我肉棒撸了几下。

    “你你给他吃了什么?还不快放开我们。”岳母声色俱厉的喝道。

    “哦,没什么,叶女士,我给这位帅哥吃了春药,呆会他能让你狠狠的爽几个小时。”许诗诗细腻的小手从我的肉棒上移到岳母的阴阜,然后轻轻的揉搓着那躲在阴阜内娇嫩的粉色阴蒂。

    “啊你你干什么快把你的手拿开。”岳母惊慌的扭动着雪白的玉股,心里又是害羞又有一丝丝的兴奋。

本站推荐:秘书蜜母母上攻略我的母亲世界调制模式韵母攻略美丽的丝袜老师妈妈欲望红杏妈妈的骄傲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岳母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石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子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峰并收藏岳母记最新章节